乡关有梦
发表时间:8/7/2014  阅读:1928

      我自幼家贫且体弱多病,曾几度从死亡线上生回,然造化有情,让我生于黄山紫云峰下。儿时几间草屋,十年光阴,酿就终身梦忆。寻思每于笔墨挥洒之际,恍惚总有大壑扑面而来之气,烟云出没之韵,常令我情不自禁,欲罢不能。邵大箴先生以黑而湿论我画,似透天机消息。

       家父石匠生涯一生,他镌刻在黄山立马峰绝壁悬崖之巅的巨字“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可谓雄视千古之作,天下游人至此无不憾心动魄。我于艺术崇尚自然,力追阳刚大气,当先父母之遗传基因。此岂可勉强哉?

       余性甘寂寞,“甘”者甜也,心甘情愿也;“寂寞”蕴含充实,可积蓄能量,焕发激情。先贤亦有“学问之事贵孤往”之说;绘画此道,石涛云:“乃天生一人执掌一人之事,须自为自救”。画家的创造乃为个性化劳动,须以生命和情感投入其中,好比运动场上的较量,全神贯注,马虎不得,此岂可是热闹场中玩出来的?至少我不能。

      人间至乐存山水,大自然之间是人放心的地方,亦是人身心疲惫时得以抚慰的场所。东坡老面对江山风月有“耳听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之感,至言也。这是造化给我们的恩惠,天地,大块文章也,可养我浩然之气,生发我灵感和激情。此中之真意,此中之内美,非静观默察,与之神交,方可心领神悟,才能造化入画,画夺造化。

      我从万山重叠的自然之山走出,又进入诸峰耸峙的艺术之山,这将是一次漫长的,永无宁日的登攀。我想这其间既有无限风光在险峰之乐,亦有高处不胜寒之苦,苦中之乐,方为至乐也。

乙酉年于合肥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桐城路庐江路交口赤阑桥文玩21楼  手机:13309690799  QQ:1843185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