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家解读朱松发
发表时间:8/20/2014  阅读:3107

邵大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
朱松发作画,爱自由挥洒,有豪迈气,但作画步骤审慎、认真。他善于以笔取气,以墨取韵。他画出了皖南山水的雄健、厚重和苍茫。这里既含有作者对徽文化的历史思考,也是出于他个人独特的水墨审美趋向。朱松发的山水画和前人、当代人拉开了距离,在当今画坛有鲜明的个性面貌,而个性面貌的形成是通往大家的必经之路。

周韶华(著名画家、湖北省文联名誉主席、湖北省美术院院长)
朱松发主要描绘皖南山水,历史上这里诞生过『新安画派』,当代继承『新安画派』传统艺术精髓的代表性画家有赖少其等。现在,赖氏已经离去。作为徽文化的传人,朱松发不仅弘扬了『新安画派』的传统精神,而且还将之发扬光大。他画的皖南山水超脱了对象的结构,用独特的艺术方式,达到了趋于高峰状态。他笔下的皖南不是秀逸,是用『金刚杵』打造的,表现骨气。山水像钢铁浇铸而成的,朴厚深沉、荡气回肠,具有一种悲壮美。

孙克(中国美协中国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著名理论家)
朱松发的画,墨韵深沉,恣肆磅礴,风骨厚重,格调奇崛,是当代山水画各家中独具面貌自成门户的一位。

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著名美术批评家)
朱松发的画受新安画家程邃影响,但更奇、更怪。他的这种风格显然不完全是现代意义上的抽象概念,他找出很多文人绘画中的因素,同时接受现代构成的样式......

徐恩存(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主编)
朱松发的画,远看气势逼人,近看惊心动魄。他继承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以狂草入画,强化书写性和金石感,把写意精神推向极至。我看朱松发的画真乃大写意也。看他的画给人一种倒海翻江的感觉,这是他生命冲动的表现,从而形成了他一味霸悍的画风。在解读一味霸悍的过程中,我发现他的作品贯穿一种气,这是一种生命之气,是文化之气,是艺术之气。无论大画小画,无论绘画或书法,都体现出一种大气流贯的景象。我们在他画里看到生命和艺术是同步的,心灵和笔墨是共生的,精神和技术是互动的。他把传统的技法和形式感化入心灵中,再以独特的方式表现出来,因而再不是古人的套路,而是他自己心灵的符号,这是传统向现代转变的必然表现。这种独辟蹊径、一味霸悍是一种境界。是很多人想做而做不到,想达到而达不到的,想接近而接近不了的境界。这源于他本人生命的韧性和张力,源于他对现实生活的感悟和提取,源于他对美的敏感和发现,这是他在当代中国画创作中表现出来的一种全新面貌,所达到的一种艺术成就的概括,也体现出一种深刻的片面。

陈源斌(著名作家,『秋菊打官司』原作者)
跟朱松发以及他的画不期而遇,我的震惊刹那间真是难以尽述。多少人物远远近近?而来又疾速离去,八大、石涛、吴昌硕、黄宾虹、傅抱石……等等等等。出于写作,个人兴趣和研究的需要,我长久倾心涉历于中国个人私情、社会地位、既有浮名这些俗世红尘因素之后,本着劣汰优存的原则,排出了一个100或50人的精英方阵,必将是一个快刀截斩、红摧绿毁、拨乱反正、残酷取舍的过程。然而我想,在硕果仅存之下,可能会闪动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朱松发

曹玉林(著名美术评论家)
朱松发是一位有着独立艺术个性和强烈个人风貌的山水画大家。近年来所创作的这种纯焦墨山水画,完全打破了传统山水画的既定程式。无论是山石林木、茅屋板桥、层峦迭嶂、危崖陡壑,一律全都用狂草写出,粗犷霸悍、纵心所欲、无坚不摧,下笔时似夹雷霆万钧之力,落墨处常具惊心动魄之奇,体现出一种力能扛鼎的极则之美,其目的最主要的不在于表现这些物象的形态,而是在于表现山川造化的精神和风骨。称其是灵魂的呐喊和生命的变奏。
在当今群雄逐鹿,风云际会的画坛上别辟蹊径、自树风标,被学术界视为开中国画一代“水墨雄风”的成功范本。

诸家评论朱松发梅花作品

冰心老人:
1992年为朱松发梅花作品集题名《国魂颂》,老人仔细地一张张地观看朱松发梅花作品,当看到一幅“清气满乾坤”时,默默地品味了很长时间,说:“画得太好了,立意深刻,很有个性,不同于一般的梅花作品。自古以来,写梅花的很多,画的很多;也最难写,最难画。”
   
徐恩存:
朱松发笔下的墨梅是黑白两色的交响,是心灵体验的幻境,更是生命节奏的抽象化。其章法严谨而富于变化,恰似宏大乐曲的主旋律,主干枝条盘亘回旋,起伏跌宕,构成画面“绝处逢生”的态势,真个是有惊无险。老梅干如苍岩幽谷,亦如蛟龙翻腾,尽得一种空灵之气与浑然雄健之美。画面诗、书、画、印互为关照,互为补充,更突出了书卷气与文化意味,还时时透出古雅的韵味,致使一幅墨梅成为负载文化信息含量的符码,耐人咀嚼。
细看作品不难发现,朱松发笔下的墨梅是集性情、才情于一身,并以此形诸笔墨,形成冷峻峭幽,孤傲高雅的风格,透出一种精神追求与境界,这是一种特殊的艺术素质的表达,自然也是人格生命的表现形态。

陈浩金:
松发先生染翰写梅数十载,每于会心之处,则雀雀然。其作,寒花缤纷,铁枝横兀。或疏密相间,或斜插横穿,时而浓墨铸其干;时而淡笔写其枝,五瓣俱开者,其蕊怒张;朱笔一点者,其苞如胭。时而仰,时而覆,半迎半就如天汉素女,临风弄妆;将开似开,如闺中碧玉,欲舒香腰。赏其干如苍虬戏海,赤螭横空。观其枝,猶琼台碧柯,摇曳春风。一时性境俱忘,画乎?梅乎?人观画?抑或梅弄人?适时,人灵画魂融为一体,大有“庄蝶互化”之感……品评之余,深有所感,真艺术家之所为,须真精神之投入,反之虽名则不贵矣。

曹玉林:
朱松发笔下的梅花作品,和他的山水画一起构成了其艺术之双翼,二者同样都是朱松发绘画理念的投影和艺术精神的折射。其过人之处不在于形而在于气,不在于技而在于品。其酣畅淋漓的笔墨,钢筋铁骨的造型和热烈奔放、跌宕多姿的神韵,具有一种吞吐天地,包古孕今的大家气象。其梅花的枝干如苍龙戏海,赤螭横空,有着笑傲风霜的大无畏精神和操行孤洁力斡春回的英雄气概。这种精神和气概,成功地实现了将梅花托物言志的人格寓意位移于个性化视觉形象的创造性转换。对于朱松发所创造的这种既有视觉冲击力,又有艺术感染力的梅花形象,不但在前人画梅作品中所从未之见,而且在当代同类题材中也堪称翘楚,几乎无人可以与之比肩。若只用一句话来概括,那便是:铁骨冰心,大家气象。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桐城路庐江路交口赤阑桥文玩21楼  手机:13309690799  QQ:1843185528